免费发布

麓客·思享会vol.14《重返真实》

Sat, 22 May 2021 19:00:00 GMT+08 ~ Sat, 22 May 2021 22:00:00 GMT+08
Un-limited
麓LOOK客
Event Price
    Please select the order price

    第三方登录:

    Hide...


    请留意:本活动原定于2020年12月18日举办,但因受近来的疫情之影响,我们经综合考虑,决定延期。待后续敲定具体时间,将通过短信第一时间告知您,感谢您的报名:)



    戏剧,指以语言、动作、舞蹈、音乐、木偶等形式达到叙事目的的舞台表演艺术,诞生于2800多年前的古希腊,被誉为人类的“第七大艺术”。


    哲学家亚里士多德认为,戏剧源自于人类模仿的天性,而模仿乃是人认识环境的主要方法,这也是戏剧这门古老的艺术得以延续至今的主要原因之一,电影、电视、脱口秀等更为现代的演艺形式也脱胎于戏剧。


    随着网络的普及和发展,不可否认的是,愿意花时间走进剧场的人越来越少。他们宁可宅在家里玩手机,或是出门打卡网红餐厅,也不愿坐下来,沉浸式地体验一出戏剧。


    难道,戏剧已经过时了?


    疫情期间,全球的剧场和电影院都经历了一段关闭期,人们赋闲在家,百无聊赖,这时,戏剧这种面对面表演艺术形式的重要性和稀缺性反而凸显了出来。


    与电影不同,戏剧不仅是观众单方面对作品的反馈,更是创作者、演绎者与观众的互动。法国导演埃里克拉卡斯卡德认为,在网络时代,戏剧把人群聚集在同一个地点,有利于把人们从虚拟世界拉回现实世界;而好的戏剧,是创作者和观众一起完成的


    第14期麓客思享会,以“重返真实”为主题,试图从戏剧这门注定“虚假”的艺术中,找到对真实世界故事与情感的映照。


    思享会邀请了五位戏剧相关从业者,各自从不同的经历和维度进行分享,希望他们的讲述可以为一些问题的答案提供参考。例如,戏剧是如何使人产生情感共鸣的?以及在这个时代,为什么还需要戏剧?


    活动行海报.jpg


    叠贵

    大地深处的声音,可以穿透灵魂


    苗族音乐人叠贵在贵州的苗族村寨里长大,他一方面接受着现代教育,另一方面又沉浸在传统的村落生活中,随着年岁的增长,现代的部分逐渐在生活中占有了更多的比重。


    与许多同年龄的少数民族孩子一样,叠贵发现了他的生活与父辈已经迥然不同,他不再相约同伴去其他村寨同姑娘们对唱情歌,也不再在集体的宴会上唱酒歌和古歌。


    他与土地山川的关系,已不再像过去那般紧密。


    · 叠贵的村庄,摄影:叠贵


    对有些人来说,也许走出大山是件好事,但走上音乐道路之后,叠贵愈发觉得自己对苗族传统音乐和文化了解太少,那是他的根。


    2010年,叠贵认识的一位苗族歌师去世,老人生前坚持搜集记录苗族古歌30多年,这份坚持让叠贵感触良多,也令他反思自己。


    “许多老歌师不断地离我们而去,传统的音乐和智慧从我们身边逐渐消散,我们认识自己、拯救自己的途径和方法肯定就不断减少了,事情迫不及待。”


    · 叠贵和苗族歌师王安(2009),摄影:西子


    2015年,叠贵负责的厂牌“夜郎无闲草”发布了一张名叫《飘荡的鬼火》的合辑,里面收录了他在过去几年里,行走各地苗寨,走访歌师、鬼师,参加节庆、仪式时,记录的一些苗族神话故事、歌谣、仪式和民间音乐。


    按他自己的话来说,“这些即将失落的声音,就像那些在黑夜的山林里闪耀的鬼火,飘荡在深深的天空中,深沉、瑰异、迷人而温暖。”


    · 叠贵记录苗族古歌(2013),摄影:Fanya


    叠贵并不满足以单一的形式来呈现这些声音,2018年,他和熹楚乐队合作了实验音乐诗剧场《白蚁》。


    《白蚁》的实验性在于其间于音乐剧和诗歌诵读之间的表现形式,从构思的时间算起,《白蚁》的创作始于十多年前,叠贵形容自己当时的状态“尽管那时我已经很少回到寨子里,可是我的心也跟着慌乱,躁动,我在城市里呓语般地书写,至今我依然记得当时脑海中、眼睛里的意象和心中的语言不停地来回翻滚的境况,《白蚁》就是那些呓语。


    · 《白蚁》演出现场


    有人评价道:“白蚁既是社会历史的群居者,也是具有独立个体意识的‘人’,我们都是众多白蚁中的一个。所以,最终是‘我看见我’,《白蚁》就是‘我’和‘我’的狼狈为奸、相互勾连,最终以自洽的方式,完成了一次史诗的自省。”


    当苗族古歌遇上现代戏剧,是浓浓的乡愁,也是哲学的沉思。




    罗丹

    即兴戏剧,联合社区与邻居的情感


    成都的即兴喜剧爱好者中间,大家都知道有位“船长”,不仅划船不用桨,上过他的即兴课程,你的生活还会更积极,这位“船长”就是罗丹。



    传统的戏剧表演,观众们总是正襟危坐,随着台上演员的表演而做出及时反馈,鼓掌、欢呼或唯叹。即兴喜剧显然不同,在这种表演形式中,没有既定的剧本,每个人都是演员,在台词说出口之后,没人知道对面的人会做出怎样的反应。



    在罗丹看来,这种不可预知性,正是即兴戏剧的魅力所在。当然,为了避免日常聊天中常有的“冷场”,把戏演下去,也需要一些硬性规定的机制。在即兴表演里,这个规定叫做“yes,and”


    当对方演员抛来一句话、一个梗、或一个动作,你需要做的就是先接招,说yes,然后补充一些信息and,抛回给对方。这样一来一回,一场戏就诞生了。



    某种程度上来说,即兴戏剧简直是“社交恐惧症”这种现代病的天敌。每位演员都在为如何不把天聊死而努力着,不知不觉间,演员之间的默契就培养出来了。


    “罗辑思维”创始人罗振宇在听过罗丹的演讲后也对即兴戏剧有了更深的理解,“什么是yes?就是对现状的全然接纳的包容心。什么是and?就是支持他人的创造力。”


    真是很温暖的一种解读。



    罗丹是在一次环球旅行中接触到即兴戏剧的,哪怕在国外,这也是一种相对小众的艺术形式。好的即兴戏剧对演员和观众的要求都很高,演员需要在不同的场景里切换穿插,把故事推进下去,并靠配合从未知状态逐渐完成表演本身。观众虽几乎不需要和演员互动,但必须专注聆听,才能跟上表演的节奏。


    罗丹倒没有把事情看得如此复杂,他觉得,即兴表演本身训练的是你的接纳能力和去支持别人的能力。即兴的社会价值要大于它本身的艺术价值,并不是那种束之高阁的小众艺术,也不是娱乐,它更加实用,任何人都可以来参加。



    换言之,人人都可以过上一把戏瘾,无论对面的人是你的老师、朋友还是邻居。戏瘾过足了,人与人之间也搭建起了情感的桥梁。




    孟蔚红

    戏剧和城市的关系


    如果要对现代戏剧追根溯源,有一个名字是绝对逃不过的,那就是莎士比亚。莎翁400余年前的剧作,至今仍在全球范围内不断重演,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的戏剧创作者和演绎者。


    要体验最纯正的莎剧,等待剧团巡演或去国外观看都不失为选择,但还有一种更便捷的方式,那就是通过荧幕欣赏。


    · 电影版经典百老汇音乐剧《汉密尔顿》


    英国国家剧院早就想到了这点,2009年开始的开创性项目NT Live,就旨在通过放映的形式向英国以及全球呈现当今世界舞台上最优质的作品。2015年,NT Live被引入中国。


    和很多戏剧迷一样,NT Live成都版权方项目负责人、轻安雅集策展人孟蔚红曾经对戏剧放映抱有偏见,但在观看NT Live后,她的想法有了改变。


    · 《雷曼兄弟三部曲》剧照


    影像将人物表演捕捉、放大,更细腻的情感被席卷而来,感觉是“会把你裹挟和沉浸在一个现场感中,这当然不是剧场的现场感,但是你可以达到观看上的一种现场感”


    现场感无疑是戏剧的精髓,而英国国家剧院拥有最好的班底,一流的录制效果,视觉和音响效果都毫无瑕疵。


    · 《理查二世》剧照


    除了剧本身,观众还能看到台前幕后的花絮,有机会对编剧和导演的构思、演员对角色的理解、舞美设计、剧目的社会文化背景等产生更深的兴趣和了解。


    “明星效应”也是NT Live的一大优势,一些不大可能来中国巡演的明星,如“卷福”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版、“甘道夫”伊恩·麦克莱恩主演的莎剧,观众也可以通过NT Live观赏到,将许多本来对戏剧不甚了解的观众也拉入了影院。


    · 成都NTLive合作影厅峨影1958巴可机光厅


    杨德昌导演通过电影《一一》提到:电影发明以后,人类的生命比起以前至少延长了三倍,孟蔚红认为戏剧亦是如此。


    每一场戏剧就像是一场实验,把人投入到一个情境和可能性中间,让人在其中思考该怎样做一个抉择和表现,“戏剧其实是在做一种人”。


    · 《小岛乱世情》剧照


    而戏剧和其所在的城市亦是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正如莎剧之于伦敦,为孟蔚红打来“戏剧之门”的剧目,就是成都话剧院的《死水微澜》,“不论哪个民族的话剧,实际上都有各自的可能性、各自的创新和可变性,有非常多的探索可以去做。”


    相信未来,成都这座戏剧的新兴之城,将会不断涌现出越来越多优秀的本土戏剧。




    王婷婷

    戏剧理解我们的亲密关系


    纪录片一向被认为是一种独属于银幕的影视类型,仿佛只要片中的人物是真实存在的,影片就能够表达某种现实。导演兼编剧王婷婷却用纪实剧场《裁·缝》打破了这种偏见。



    《裁·缝》所聚焦的是日常生活最常被忽略的老年人群体,他们是如何老去的?他们的生活遇到了怎样的困难?他们最想表达的是什么?


    即使人生已步入最后的阶段,也不一定就只有哭哭啼啼、怨天尤人,他们亦有自己的理想与坚持,亦有值得被记录的精彩。更常被人忽略是,我们每个人都会老去,现在的他们,就是未来的我们。



    为了让剧作贴近真实,王婷婷与她的团队花了1年半的时间,共计采访了一百余位老人,希望通过深入的交流与了解,找到老龄群体和他们婚姻中的个性与共性,由此为创作助力,为生活发声。


    在采访过程中王婷婷与她的团队发现,老年人对陌生人的信任是非常微妙的,接触初期他们也许会抱有较高的警惕心,但一旦建立信任关系,他们就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由此可见,话语权普遍缺失的老年群体,平日里受到极大的压抑,需要旁人的倾听和分担。



    这样的发现让王婷婷更坚定了制作这部纪实剧场的决心,她说:“中国已经是一个老龄化社会的国家,到2035年,我们将会有4.8亿的老年人,这个庞大的群体不容忽视。”


    《裁·缝》分为六个章节,每个章节的命名都选择最精炼的关键词来概括,尿渍、香烟、雾霾、裁、屋檐、缝,光看章节名很难猜测这一节讲述了一个怎样的故事,这也增加了剧作的“纪录片感”。



    《裁·缝》中有一个特殊的配角:小龙虾,这种通常用于食用的动物,侧面揭示了老年人对待养宠物这件事的态度。


    在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几年的情况下,养猫狗这种寿命较长,与人较为亲密的动物是不太负责任的行为,剧中93岁老顾的回忆也经由“小龙虾”向观众徐徐展开。



    对王婷婷来说,理解老年人也是理解我们自己和我们的父母,衰老的过程是无声无息的,它在每一天的琐碎生活里,在每一根白发、每一道皱纹里,所以每个人都应该学习变老这件事。




    老妖精

    从个人变为集体,从剧场走进当下


    以导演为核心创作的戏剧作品被称为“导演中心制作品”,创作过程中,导演掌握艺术创作的领导权和指挥权,并在遇有不同意见时拥有最后裁决权。


    由几位从事戏剧相关工作的女性创建于2018年的团队老妖精ensemble,却试图打破这个既定模式,由“导演中心”转向“集体性语汇”。


    ·  2018年,老妖精在上海明当代美术馆“出洞”演出季公开演出,摄影:Yvonne Li


    老妖精简介中写道,这是“一个不断演化的集体创作共同体”,她们几乎是从零开始摸索试错,彼此缺少相同的训练背景和剧场语汇,好些人甚至连个照面都没打过。


    她们将这样的尝试形容为“向未来发射一颗彩蛋”,“将自我投入搅拌机,互相激发,寻找同频与差异间的美妙裂隙。”


    · 2018年,老妖精在乌镇国际戏剧节演出,摄影:麻痹公司


    “出洞”演出季和乌镇国际戏剧节时,老妖精还抱有相对的导演中心制,单个剧目的创排中都使用了编创手法(devising),而集体性更多保留在了创作者之间的精神支持上。


    到2018年底的“每周一挠”时,老妖精的重心已经开始向集体创作倾斜。她们在上海古着店、定海桥棚户街区、赛博咖啡馆、性用品商店等5个公共空间发起连续5周的创作挑战,通过亲密交互的现场,邀请 观众一起反思被规训的生活行径。



    · 2018年,“每周一挠”系列,《Drag Up! 变装皇后》,摄影:肖美玥



    随着探索的深入,老妖精的集体创作理念从理论层面逐渐融入日常创作,在2019年的《此地吴人》中,她们首次尝试“发起人带领小组集体创排”的模式,并获得了不错的成效。


    《此地吴人》基于大量文献调研,但它不是文献剧场,项目延续老妖精以基于声音的交互现场作品 “到此一游 Tourists Like Us”系列,关注人口迁徙和流动的话题,试图邀请观众以“游客”的身份,凝视自我在时空中的位置,并反思当代城市生活的惯性。


    · 2019年,“到此一游”城市漫游系列之《此地吴人》,为上海双年展“你的地方”参展项目,摄影:李文恬


    因为老妖精的核心成员都是女性,曾有人问过这是否是个以女性题材为主的艺术小组,其实不尽然。老妖精演出的主题和形式天差地别且观众参与性很强,如果一定要总结一个特质,大概就是“平均发散”吧。



    每个创作者都会有一个自己相对独立的模块,这些模块之间呼应关联,不具有很强的连续性和中心性。这样的集体创作对于每个人都是很好的历练和机会,如何用好集体创作这个工具,与个人创作欲望相结合相补充,需要更多的个性化探索。


    · 2019年,《Annata》全女班变装秀,摄影@ the Pearl 


    创办2年来,老妖精几乎所有大小演出都是独立制作的,有些在公共空间呈现的演出,因为有免费场地支持,使得成本回收率基本为百分之百。


    老妖精希望能由此探索出一条道路,指向一种新的独立剧团生存模式。


    2年来,她们也一直在“寻找比传统戏剧舞台更独特的现场”,关注当下的议题与情感,试图从创作、空间、形式等多维度,探索戏剧新的可能性,“笃信集体创作独特性的同时,每一位老妖精也都是独立创作者。”








    《麓客》思享会第14期:重返真实


    活动票价


    100RMB

    思享会入场券+精装版Zine《追戏的人》


    活动时间


    12月18日(周五) 

    19:00 ~21:30


    活动地点


    麓湖·水上剧场


    志愿者招募


    我们希望你 热爱各种文化活动,积极热情、善于交流,认真细心有团队精神。如果参与过相关活动并有志愿者经验我们会优先考虑。 

     

    到岗&工作时间


    2020年12月18日 

    17:00 ~ 22:00

    (晚饭提供简餐) 


    主办


    《麓客》思享会

    为独立思想者而建,大型公众传播平台


    特别支持


    光束戏剧


    活动支持


    麓湖水城景区 / 麓生活


    媒体支持


    一筑一事/ YOU成都/轻安雅集


    视频制作


    离地影像/光束戏剧


    策划支持


    发兰(成都)文化创意有限公司


    音响


    声音行


    摄影支持


    光束戏剧


    视觉支持


    成都一起广告有限公司


    有关票务问题及志愿者相关请电联

    18990362136(工作日9:00-17:00)


    嘉宾头像

    一娃(老妖精ensemble)

    小剧场话剧《金⻥》;参与式表演《岛屿酒吧》;公交⻋上的公共空间表演系列《Bus Bu Bu Bus》

    嘉宾头像

    孟蔚红

    null

    嘉宾头像

    王婷婷

    代表作:《战马》《裁缝》(2017年第五届乌镇戏剧节邀请剧目)

    嘉宾头像

    叠贵

    代表作:苗语实验诗剧《白蚁》

    嘉宾头像

    罗丹

    null

    嘉宾头像

    安娜

    null


    Event Tags

    Recent Participation

    Perhaps you'd be interested in

    Question

    All Questions

    • 赖晓婷 8天前

      活动时间是3.5 19:00~21:30吗

      0
      • 西柚 4天前

        对不起,因节后规划调整,目前时间未定

    • 小真 11天前

      请问这次活动具体日期个时间是?谢谢

      0
      • 西柚 4天前

        对不起,因节后规划调整,目前时间未定

    • 1个月前

      具体是什么时间呢?

      0
      • 西柚 4天前

        对不起,因节后规划调整,目前时间未定

    Location...(Map Detail)

    OrganizersMore

    麓LOOK客

    麓LOOK客

    麓客是一个聚焦个体与城市的创造力,提供多维表达与传播的媒体平台。已出版近50本杂志书,创办的思享会是目前西南地区最具影响力的演讲IP之一,同时聚焦于公众号输出,旨在跨越艺术、设计、人物、影像、建筑等多个领域,形成一系列以“人”为核心的城市创作者的资料库与编年史。

    WeChat Scan

    Share to WeChat→

    Event Calendar   Mar
    M T W Th F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