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发布

处处皆是视线 | 思南经典诵读会(135期)

Fri, 22 Jan 2021 19:30:00 GMT+08 ~ Fri, 22 Jan 2021 21:00:00 GMT+08
Limited 54
上海世纪朵云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Show

Please select the order price

第三方登录:

More Details

Event DetailsHide...

每天早晨起床,你做的第一件事是不是拿起手机?你的每一次搜索,每一封电邮,每一张照片……都在被谁看着?你是否也在看着谁?处处皆是视线,又或者人人都是楚门?


《想看 在看 看过》, 一本无限接近于现实的短篇幻想小说集。全书有着浓厚的先锋气息,包括各种“新类型小说”:科幻小说、悬疑小说、实验小说,还有以剧本形式展开的叙述等。

图片

《想看 在看 看过》

作者: 游朝凯 / 张冉 / 埃特加·凯雷特 / 布莱恩·赫特(编著)
出版社: 中信出版·大方
译者: 宋琦
出版年: 2021-1


全书围绕“监视”这一主题展开,故事由各国(主要为美国)新锐作家写就,从不同侧面讲述了当今暴露在他人观察下的人们的生存状态和心理认知,包括2020年美国国家图书奖得主游朝凯、以色列文学代表人物埃特加·凯雷特的作品。中国作家张冉斩获星云奖和银河奖的处女作《以太》也被收入其中。


32个故事:冷战时期倒塌的得克萨斯4号塔;谷歌搜索记录和大数据算法推荐;重回美妙旧时光的“人生观影机器”;致命的GPS型运动健身APP;博物馆缄默不语和人对视的画作…… “监视”时代,我们究竟能否摆脱观看的诱惑,又是否能逃离“被看”的宿命?


 1月22日(周五)19:30,作家、文化评论人btr将来到思南书局,从《想看 在看 看过》出发,和大家讨论 “监视”如何改变我们的生活。


      线下活动坐席有限,请读者预约报名。

图片


 嘉宾简介 

11.jpg

btr,作家、译者、文化评论人。著有《迷你》《意思意思》等,译有《孤独及其所创造的》等。公众号“意思意思”(petite_mort)创办人。


处处皆是视线

思南经典诵读会(135期)

时间

2021年1月22日(周五)

19:30—21:00


地点

思南书局

(复兴中路517号)


嘉宾

btr




*活动名额有限,报名成功后请尽量出席,多次缺席的读者未来参与活动的资格可能受影响


 注意事项 


本次活动限量开放坐席,读者预约报名成功后,才能入场。

* 读者入场时,请配合工作人员出示随申码、通信行程卡(微信搜索小程序或现场扫码),活动行报名成功二维码,并测量体温。为节约时间,以上请提前准备。

参与活动期间请读者全程佩戴口罩



 选读文本 


1

表面看来,它像是一种特别服务—有创意,革命性,怪异,你想怎么形容它都行——但你走到这一步之后会发觉,“第二次机会”是二十一世纪最伟大的经济学成功故事。和大多数偏向于单纯的伟大想法不同,“第二次机会”背后的理念有一点复杂:“第二次机会”让你在生活中某一特定关键时刻,有在两种可能的道路上并行的机会,而非只能选择其中一条。决定不了是流产并甩掉男朋友,还是跟他组建家庭?不能确定该去海外白手起家,还是留在父亲的公司里?你现在可以同时体验两条路。怎么个弄法?嗯,这样,你到达了人生最重要的十字路口,却不能打定主意,那你就去离你家最近的“第二次机会”门店,把你的两难处境的完整纲要给他们。然后选择其中一个选项,随便选哪个,然后继续过你的日子。别担心,另一个选项,你没选的那个,并没有消失。他们会把它运行在一台“我当年如果……”的电脑上(Reg 文件,“Tr.”标签),仔细跟踪所有的变量。一旦你过完整个人生,你的身体会被带去一个“未走之路”会所,所有数据片刻间被输入你的大脑,你的大脑会因一种为了这项服务开发的特殊生物电子程序继续存活。所以实际上,你的大脑可以给你曾可能拥有的另一种生活体验,巨细靡遗。米莉还是希莉?哭泣还是欢喜?平静的晚年还是尽早切腹自尽?一个孩子还是一条小狗?试管婴儿还是领养孤儿?搬去迈阿密还是原地?


——摘自《第二次机会》,埃特加·凯雷特


2

你和亨利一起乘电梯。你想跟他说点儿什么。可是,说什么呢?我知道你的秘密。这不是事实。你不知道。你只知道关于卡罗尔哪些事情是他知道的,哪些事情是他不知道的。这又有什么意义呢?他站在墙的一边,你站在墙的另一边,而他根本不知道这堵墙的存在。你只是喜欢这种感觉罢了。在部门工作的人最初都享受工作带给他们的这种感觉,慢慢地,他们开始抵触这种感觉。一方面,人类的生存环境已经够疏离了,现在又人为地在一群人中间进行系统化的认知区分,只为最大限度对该群体进行控制,同时尽可能地减少信息泄露,而这群人却对此种状况拍手称快,似乎有点太麻木不仁了。另一方面,亨利是罪有应得。卡罗尔和另外一个你不认识的女人一起走进了电梯。亨利朝卡罗尔和另一个女人点点头,走了出去。电梯从十七楼升到四十七楼,你静静地站在那里,盯着卡罗尔的后脑勺。


——摘自《郊狼》,游朝凯


3

终于,新世界万事俱备,只等移民们到来。

第一批定居者受到严格检查。不能带相机,不能带通信设备,也不能带录音设备。这里没有网络,没有广播,也没有电话可供窃听。政府充满仁爱之心,主张无政府自由主义,强调最低限度地干涉公民自由。所有的政府和民间交流都会面对面进行,要是有谁想一个人待着清静清静,那这个人一定不会被打扰,也不会被监视。

最初六个月,这片乐土上的生活一切顺利。

可是,六个月之后,有人开始抱怨,总觉得自己被监视。这种感觉绝不是空穴来风。

我们检查了与地面世界的唯一通道,没有发现秘密安装的偷窥设备。大家又不情愿地彻底搜查了每所房子和地底的储藏设施,也没有发现窃听器。

突然,有人在我们这个地下世界的地板上发现了一个摄像头。然后,越来越多的摄像头被找了出来,摄像头的源头也被追踪到了。

原来,所有古老的传说都是真的。疯狂机器人,地下怪物和鼹鼠人都真实存在,就在我们下边的某个角落繁衍生息,观察着我们的一举一动。比起之前在地面上的遭遇,我们居然移民到了一个有更多疑神疑鬼的眼睛监视的世界。

我们填埋了所有坑洞,重新回到地面世界。至少,在那里我们只会被同类监视。


——摘自《被黑鸟SR71注视的十三种方式》,

保罗·德·菲利普


4

“能跟我说一下1998年6月发生的事吗?”

格雷格从手中正在读的《离别》上抬起头。“什么?”

“1998年6月17日,你在alt.burningman上发了一条消息,说你打算参加一个什么庆祝活动。你当时问:‘蘑菇这主意很不好吗?’”

第二个审查室的审讯官是一个年纪较大的人,身材瘦削,好似用木头雕刻而成。他问的问题比蘑菇深入得多。

“说说你的爱好吧。你是不是喜欢模拟火箭?”

“什么?”

“模拟火箭。”

“不,”格雷格说,“不,我不喜欢。”心里有点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那人做了个记录,噼里啪啦在键盘上敲着什么。“你看,我这么问是因为你的搜索结果和谷歌邮件里关于火箭补给的广告激增。”

格雷格感觉内脏一阵痉挛。“你们偷看我的搜索记录和邮件了?”他已有一个月没碰电脑,可他知道之前在搜索栏里输入的内容比向心理医生透露的秘密还要多。

“先生,请你冷静一下。不,我没有偷看你的搜索记录,”那人带着嘲弄的语气发牢骚说,“那可是违反宪法的。我们看的只是你阅读邮件和搜索时弹出的广告而已。我有一本小册子专门解释这个。等我们结束之后我会给你一本。”


——摘自《苦歌》,科利·多克托罗


5

故事始于热奥在脸书上看到一张K2峰的照片。照片和这句话都是由一个名叫保罗的人发布的……这个事实引起了帝国某个地方的注意。这个事实加上另外一个事实,即热奥为保罗发布的这条动态点了赞……非常可疑。极其可疑。也可以说是,可疑到让人毛骨悚然。一方面,热奥和保罗住在不同城市,根据帝国某个地方系统的记录,从热奥十九岁、保罗十八岁的时候起,两人就再没见过面,到现在已经十年。

系统设置了运行算法,检测到三个非常严重的问题,这几个问题可能会对国家安全造成威胁。帝国的国家安全可是重于一切的。

首先,热奥和保罗在阿雷格里港(他们都是巴西人)参加世界社会论坛时相遇:这个论坛可是各式各样革命者的温床,包括共产主义者、环保斗士、吸食大麻者、失地农民、菲德尔 · 卡斯特罗和乌戈 · 查韦斯的拥护者、绿党、亲巴勒斯坦分子、纯素食主义者、工会会员、农民、大学生,等等。

第二,K2峰位于巴基斯坦、克什米尔地区和中国的交界处。属于巴基斯坦所谓的“北方领土”,又被称为“吉尔吉特—巴尔蒂斯坦”的地方,是冰雪覆盖的高山之巅,也是个火药桶。那里只会出现两种人:恐怖分子和旅游爱好者。

第三个问题与修辞相关:那句话中用到了两个形容词“fair”和“unfair”,其实指的就是公平和不公平这两个完全对立的概念。典型的反帝国主义论调。

三个因素同时出现:帝国某个地方拉响了警钟。热奥和保罗到底是潜在的旅游爱好者还是真正的恐怖分子。


——摘自《恐怖(旅游)分子(爱好者)》,

胡安·帕布鲁·维拉波斯


6

“手指聊天聚会欢迎你,朋友。”不知名的撰写者在盲文中问候,“你一定察觉了那些变化,但你不明白,你迷茫、愤怒,甚至成为别人眼中的疯子。你也许屈服于现实,也许一直在寻找真相。你有权利得知真相。”

我点点头。

“这是一项庞大的计划。国会秘密通过第33条宪法修正案成立联邦信息安全委员会,对可能危害社会稳定和国家安全的信息进行过滤和替换,在漫长的尝试后一套高效率的系统逐渐形成,这个系统叫作‘以太’。最初,‘以太’是工作在互联网上,对互联网设备和移动互联网设备进行监控的自动化体系,它对一切被认定存在潜在威胁的文字、视频、音频进行数据欺骗,简单举例,语义分析接口认定一个讨论组中的有害主题,‘以太’对接入该讨论组所在服务器的所有相关会话发送欺骗信息,除发表者之外其他人看到的都是经过调制的讨论话题,同时,信息发送者被数据库记录下来。假如你发表名为‘参议员的午餐’的话题,被判定为有害信息,运行于巨型计算机上的、因法律体系而凌驾于所有网络防火墙之上的‘以太’在其他程序会话接入之前控制所有端口,将数据包中的相关字节替换,于是在别人眼里,你发表的话题变成无趣的‘KFC超值午餐’。以这种方式,联邦政府秘密地彻底控制了网络,可悲的是,绝大多数人并不知情。他们只是悲观地认为,革命精神在互联网上逐渐消失——这也是联邦最愿意看到的情形。”


——摘自《以太》,张冉


7

重生时,时间没有任何意义。我不知道已多久没合眼,也不知道自己徜徉在与克莉丝汀的回忆中有多久——这样的回忆无关性爱,都是些爱意满满的时刻,温馨惬意的时刻,烟火日常的时刻。从她眼中我能看到她爱我超过爱任何人,她对我的爱永不会停,直到地老天荒。厨房的晚餐时光,随便哪一餐,随便哪一晚。只要一家人在一起。我的妻子。我的女儿。位于卡诺加帕克的第一栋房子里,金黄色的灯光倾泻而下,沐浴着硬木地板。凯蒂的第一个生日。她学会说的第一个单词(“蛋糕!”)。蜷在凯蒂床边给她读《野兽家园》时克莉丝汀脸上的神情。读到麦克斯的话时,她的声音变得粗哑:“我要吃了你!”

我受够了剖析自我,受够了不断受伤。我又不是受虐狂。

偶尔,现在的我得从椅子上站起来去排空不断胀大的膀胱。屋子如幽灵世界般死寂,虚幻。这不是我生活的地方。现在的世界不属于我。现实世界里,我干着朝九晚五、死气沉沉的工作,甚至连这样的工作也可能不保。现实世界里,女儿被我辜负,妻子离我而去——也离女儿而去——扑到温斯顿·陈的怀抱。


——摘自《重回往昔时光机》, T.科拉格森·博伊尔



Event Tags

Recent Participation

Perhaps you'd be interested in

Question

All Questions

  • 杨婵🌙 2个月前

    请问今晚活动照常吗?

    0

Location...(Map Detail)

OrganizersMore

上海世纪朵云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上海世纪朵云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上海世纪朵云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是上海世纪出版集 团成立的全资子公司,是推进集团“双轮驱动”发展战 略的最新业务板块。公司将在城市的商区、园区、学 区、社区打造一批集书房、讲堂、展厅、会场、文苑、客 厅等多种功能为一体的新型阅读文化空间,并以“朵 云书院”为核心品牌,快速形成门店连锁。 公司已相继开业四家门店:朵云书院广富林店、思南 书局、大世界店和舞蹈中心店,并成功举办思南书局 快闪店。

WeChat Scan

Share to We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