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3日《盲国萨满》深圳站特别放映!

Sat, 23 Nov 2019 12:30:00 GMT ~ Sat, 23 Nov 2019 19:30:00 GMT
Limited 128
蒲公映社

Show

Please select the order price

第三方登录:

More Details

Event DetailsHide...

说明:非常抱歉,由于米歇尔·欧匹茨导演年事已高(77岁),突发身体不适,暂时无法来到深圳,原本计划的导演映后交流与现场签售现已取消,影片正常放映。事发突然,还望大家理解!



这部电影的产生源于一次失败的经历。在长达一年多的时间内,我都在努力用文本描述一场仪式。我试图描写在一个夜晚,发生于一个马嘉村庄的一间房屋内的一次仪式,而不仅仅是为了完成一篇关于喜马拉雅地区萨满的普通论文。

——米歇尔·欧匹茨《流动的神话》

(《盲国萨满》套装中的电影书)


放映时间

1123排片 副本 (3).png

本次学术放映已获正式授权

放映介质为高清版本/中英文字幕


主办丨梦周文教基金会  

协办丨深圳蒲公映社    



11月23日(周六)


13:00-17:00  

《盲国萨满》(223分钟)



​映后交流


陈韵

西天中土项目执行人(2010-),第十一届上海双年展策展组成员。2015年起,为梦周文教基金会规划和落实《盲国萨满》纪录片的中文版出版。



关于影片




盲国萨满

Shamans of the Blind Country

导演:米歇尔·欧匹茨 


国家: 尼泊尔/德国/美国 1978年-1980年 

拍摄: 三次前往尼泊尔鲁库姆(Rakum)区马嘉人聚居地, 1978 年和 1979 年 

全世界首映:1980年10月15日,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纽约 

欧洲首映:1981年2月18日,第 31 届柏林国际电影节 / 第 11 届国际论坛 

喜马拉雅地区首映:1982年10月16 日,塔卡(Taka)的玉米地 
格式 :16毫米,彩色底片,声画同步
播放时长:223分钟(第一部分:97 分钟;第二部分:126分钟)



《盲国萨满》是一部神话史诗纪录片,片中记叙了一个尼泊尔西北部边远地区的故事。为纪录当地习俗的基本特征,电影跟踪拍摄的时间超过十八个月。在精神上,该特征见于北亚的西伯利亚地区和广大喜马拉雅地区, 与大内亚地区典型萨满传统的多种形式一脉相通。电影的基本构想来源于在马嘉人中观察到的一个基本特征。在拍摄那段画面的时间内,马嘉人的生活中充斥着神话。不论人们在日常生活中做了 什么,都被认为和由他们萨满吟唱的和起源故事中相应的事件有关。


在有利的环境下,神话中的过去和神话主角的事迹不断重现:通过几乎日日举行的治疗集会,萨满的实践使得口头传统能在普通信徒的意识中生存下来。一遍又一遍表演的吟唱,指引村民度过混乱和不幸。一定程度上,神话颂歌和日常行为逻辑之间的互动关系留存至今。因为神话中的过去和世俗现代生活中的相互作用,《盲国萨满》曾被称为一部神话学电影。又因为电影中当代人频繁面对起源故事中的英雄,《盲国萨满》也曾被称为史诗电影。



《盲国萨满》电影简史


1981年后,所有16mm电影拷贝都已磨损,有些电影拷贝已从档案馆和电影院消失,最后甚至电影的底片也从纽约一个实验室运往另一个实验室的过程中消失,无法找回。很多年过去,毫无踪迹。最终,一份几乎完整的《盲国萨满》正片出现在德国科隆的西德广播公司(WDR,即电影最初的制作基金来源),这份拷贝的出现,使电影的数位化成为可能。

在一次申请官方机构资助的尝试失败后,私人资助使电影的重生成为可能。那是在 2013年的夏天,在鄂尔浑峡谷的一个蒙古包内。鄂尔浑峡谷,距离哈拉和林几公里,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地方,萨满曾经在这里举行仪式并吟唱神话。在一次自发的活动中,蒙古包的主人克里斯多夫·吉尔克建议一些被邀请来的朋友出资挽救这部电影。


在不到 15 分钟的时间内,修复数位版电影所需的经费就已被摆在了桌子上。实际工作在同年秋冬季节完成。正因如此,在33年后,也就是2014年第64届柏林电影节,《盲国萨满》的第二个德语版得以首映。 


现在,也就是5年后,在梦周文教基金会支持下,我们终于完成这部电影中文版DVD的出版,并邀来Michael Oppitz出席放映并与中国观众交流。




反 响


1980年首映后,电影很快就得到了国际上超乎寻常的反响。反响来自欧洲、亚洲和美洲的电影节、巡映、商业影院、电视以及大学校内校外的会议和研讨会。在当时新兴的影视人类学领域,本片被树立为学术纪录和电影间的典范。特别是在艺术界,电影获得了强烈反响,其中包括赞誉、抵触和鼓励。如下列举一些人名,以表明反响所涵盖的光谱:


艺术界的博伊斯和波尔克。

博伊斯说:“这些萨满确实‘偷’走了我所有的东西!”

音乐界的约翰·凯奇、波林·奥利维罗斯和迪特尔·施纳贝尔。

表演艺术和理论界的理查德·谢克纳和琼·乔纳斯。 
作家布鲁斯·查特温,和为英语版电影其中一位旁白配音的威廉·巴勒斯。
实验电影导演大卫·拉尔谢、杰克·史密斯,以及非虚构电影导演罗伯特·加德纳。在人类学领域,在比较宗教学和仪式研究领域,本电影被列为一部基本参考作品。
大众也将这部电影视作为无文字社会中一种生活方式的见证。



导演简介



米歇尔·欧匹茨(Michael Oppitz)教授1942年出生于捷克、波兰两国边境(西里西亚)的诗尼坎普附近。欧匹茨在德国科隆度过童年和学生时代,又在伯克利、波恩和科隆度过大学时代。先后于1974年完成以结构人类学史为主题的博士学位论文,和以交表婚为主题的博士后论文。米歇尔·欧匹茨在英国、法国和美国做过访问学者,是苏黎世大学的社会人类学教授。


1991年至2008年期间,米歇尔·欧匹茨曾担任苏黎世民族志博物馆的馆长, 并于2008年荣誉退休。米歇尔·欧匹茨曾在各地展开过多次田野调查,其中包括1965年的夏尔巴人调查、1977年至1984年期年间的马嘉人调查、1995至1996年期间的云南纳西族调查、2000年至2001年期间的四川羌族调查。 


此外,米歇尔·欧匹茨还出版了大量关于亲属制度、神话学、仪式、比较宗教和萨满教、影视人类学、符号学和物质文化的专箸。2013年, 他出版了两本关于萨满药物的著作。目前,米歇尔·欧匹茨还在准备无文字社会中文本消失神话的比较研究。





影片评价


影片最让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导演作为人类学家对仪式与社群生活关系的洞察。无论是各种仪式中与生活的相关,季节性的牧羊迁徙与灵魂迁徙的对应关系(它不断提醒着我们的萨满研究存在的局限)。

如果说,一开始导演米歇尔·欧匹茨用了较多的画外音让我有一点心存芥蒂,可随着片子的播放,你会发现画外音越来越少,整部片子确实就像是“循序渐进地随着研究的认识体验“而深入。

影片不是一部以仪式为限的民族志片,而是将萨满仪式嵌入于社会学视角,在喜马拉雅山的道拉吉里群峰之间,揭示北马嘉人世居地中的生活、生产和社会关系。看这部片子需要耐心,耐心地与影像一同进入一个社会以及那里的人。在耐心之后,你会在导演绝不滥用剪辑和蒙太奇的民族志式的美学风格中,一步步地发现带有不同文化信息的神话、起源、历史在那些看似贫穷、荒诞而嵌入社群生活的互动关系。(上海音乐学院萧梅教授)




处于喜马拉雅中心位置的藏族,把人们对世界的认识分为三个层次: 

外部的(phyi)、内部的(nang)、秘密的(gsang),即众生看见的尘世,神灵看见的天堂,佛看见的寂灭。 

这就像身处浩瀚宇宙之中,具有不同文化和修为的生命,他们所能感知的世界,或者是二维,或者是三维,或者是更高的维度。在欧匹茨看来,即便是一般的人类学者,对喜马拉雅区域的文化,也只能流于一种“外部的”或“现象学”的粗浅认识,无非是“尝试将其展现为一种离奇的现象。”而他,则有志于做些与众不同的事。精确之美就是通向这种“与众不同”的小径,欧匹茨想超越文化和修为对其自身的限制,抵达一个异文化的观察者通常无法进入的维度,达到对研究对象的深刻理解。 

这是一个何其艰难的目标,因为“盲国”这一名称,早就先验地认定了在今天黑暗的时代,只有萨满是唯一具有远见卓识,能“看见”社会和宇宙真相的智者。显然,一个外来的人类学家,借助一个机械的独眼,很难获得穿透马嘉人秘密世界的能力。 

然而,欧匹茨的影片却证实了,他精确观察的努力并没有白费。这种观察开始于茫然,进而渐渐沉稳,然后越来越吻合于仪式的节奏和气氛。最终,镜头变成了几乎可以自由穿梭在不同时空的神秘之眼。 

这一切,并不是研究团队可以单独实现的。其实,这部作品是依靠马嘉人,尤其是马嘉萨满深度参与才得以完成。在影片的结尾,开始出现的并不是制作团队的名字,而是一个个马嘉仪式专家的名字。在这里,“精确”的含义就是尊重文化持有者的立场。《盲国萨满》的整个拍摄过程都有萨满顾问陪同,制作者和他们一起观看样片并展开讨论,在仪式的解读上追求内在的视角,学者“试着给出一种解读,如果当地人对其中的某些想法有异议,那么你必须摒弃它,或另辟蹊径”。在电影的结尾,大萨满像预言本村婴儿未来命运一样,对影片的成功与否做出了肯定的判断。而影片完成之后,作者最大的愿望,是在村里完成“初次的公演”。这些,即使对于当今的影视人类学者,也是非常苛刻和难以达到的要求。 

美国人类学家张光直先生曾指出,萨满通达彼岸世界,需要一批动物助手的帮助。马嘉人萨满的全程参与,协助这部电影的制作者们抵达了文化的彼岸。从那里回来之后,《盲国萨满》为我们呈现出了两种视角:一种局外人的,一种当地仪式专家的。而欧匹茨本人,也变成了一位神奇的萨满: 


他既能洞悉喜马拉雅山地民族的隐秘世界,也最终成了一个沟通外部、内部与秘密三个维度的,独具匠心的搭桥者。(郭净 民族史博士 云南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参与方式

11月23日(特别放映)


普通票:68元/人

会员票:48元/人


点击查看:如何成为会员

官方微信号

添加好友 会员购票


班车预定:20元/人/回程

地铁附近依次停靠站点:

深圳北站、红岭北、车公庙、深大

点击查看路线


报名方式

扫码或点击阅读原文

11月23日《盲国萨满》

班车预定


温馨提示

1、本次活动的影片已获得官方授权。

2、本次放映期间不设置中场休息时间。

3、放映中禁止摄屏及拍照!请观影前手机调为静音。

4、影片将准时放映,请提前到场领取纸质票。暂时不提供选座,先到先得。


联系方式

0755—27082094

(更多咨询请拨打我司电话)


地 点

深圳蒲公英馆

深圳市龙华区东环一路杰美康创意园E栋

导航:蒲公英馆/蒲公英电影文化

欢迎各位独立电影人作客蒲公映社

影迷朋友们公众号投稿

(投稿邮箱:pgyfilms@pgyfilms.com)

好的电影和文章值得被人看到!


加入蒲公映社观影交流群

里有独立导演·个性影迷·丰富话题

添加请注明:蒲公映社


关于主办方:


蒲公英馆是蒲公英电影文化集团的总部,集团下设“蒲公英电影文化”和“花花咖啡馆”。“蒲公映社”是蒲公英电影文化的线下活动单元,除了常规的电影放映交流会,接下来我们将会推出一系列的:电影课程、电影展映、电影workshop。

联系方式:0755-27082094  

             0755-23202691


扫描下方二维码,获取更多信息

公众号二维码.jpg

微信公众号:蒲公映社



Event Tags

Recent Participation

Perhaps you'd be interested in

Question

All Questions

Haven't posted any questions yet, grab a sofa!

Location...(Map Detail)

OrganizersMore

蒲公映社

蒲公映社

蒲公映社是坐落于深圳的一个电影交流组织,我们定期会邀请独立电影人来放映他们的作品并与观众进行面对面的交流活动;也会组织电影映后的交流活动,在这里你可以认识到其他和你一样热爱电影的伙伴,并开怀地畅聊电影给我们带来的各种快乐和精彩!每一期的活动我们都会录像然后上传到腾讯视频哦,请关注我们的公众号蒲公映社

WeChat Scan

Share to WeChat→

Event Calendar   Dec
M T W Th F Sat Sun
25 26 27 28 29 3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