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发布

《治愈梵高•再见孤独》-----罗依尔艺术脱口秀

Mon, 13 Jul 2020 19:30:00 GMT+08 ~ Mon, 13 Jul 2020 21:00:00 GMT+08
Limited 101
艺家ART+

Show

Please select the order price

第三方登录:

More Details

Event DetailsHide...

梵高,早已是一个被过度消费的名字。



人们爱他、崇拜他,在他的画前流泪,为他的画一掷千金。

可是,现在的人对他的理解,是否比当时那些称他为疯子的人更深了呢?


罗依尔发现梵高完全是食人间烟火的。那些隐藏在书信手稿中的情绪,是梵高最真实的热情、彷徨和挣扎。所有书信里那些细小而琐碎的家常,让梵高更像一位亲密的挚友。


微信图片_20200622131601.png


熟读梵高和弟弟提奥超过八百封来往的书信后,罗依尔意识到梵高他是那么渴望兄弟,渴望爱情,渴望被认同。这个几乎人尽皆知的名字,包揽了几乎人世间所有的悲剧。世人不懂他的疯狂,却格外唏嘘他的孤旅。



在上海的百年剧场人民大舞台,罗依尔将借助梵高的信件等一手史料,力图还原梵高生命中的种种细节,展现给所有人一个最真实的梵高。



在轻易地说出“我爱梵高“之前,或许我们应该先问自己三个问题:


如果你是梵高的朋友,会不会像高更一样落荒而逃?

如果你是梵高的邻居,会不会向警方控诉这个割耳的疯子?

如果你是梵高的亲人,会不会憎恶这个屡次让家族蒙羞的罪人?


全场出现最多次的梵高父亲肖像





如果你是梵高的朋友


梵高的向日葵如今已无人不晓,但大多数人不知道,这些灿烂的花儿最初是为另一名艺术家高更所画。


而高更,正是人们所熟知的《月亮与六便士》一书的人物原型。


《十四朵向日葵》,梵高,1888年

青儿美术馆,日本东京


梵高与高更相识于巴黎,被认为是后印象派的代表人物。

901.jpg

罗依尔讲述后印象派的代表人物


高更原本是证券交易员,生活富裕却抛妻弃子,最后到最遥远的南太平洋塔希提岛去追求生命的意义。


他们都是城市的背叛者,都是与巴黎纠缠不清但又渴望逃离的自我放逐者。


902.jpg

“双高”CP的孽缘缘起


终于,在1888年的夏天,当梵高提出由弟弟提奥承担旅费和住宿费之后,高更踏上了前往阿尔勒的火车,和高更一同作画。


903.jpg

双高 cp同住的“黄色画室”


在高更到达之前,梵高用最明亮灿烂热情的南方之花来布置他的“黄色画室”,还一连画了十张左右的向日葵。


然而,在他们共同生活了两个月,幸福生活的美梦就破碎了。在这两个月中,他们常常为一点琐碎至极的小事争吵。


904.jpg

高更的脑回路vs梵高的脑回路


终于,在一场成谜的争论之后,在1888年12月23日,梵高手拿剃刀跟在高更身后又突然跑开,最终在自己家里割下了自己的耳朵,昏倒在血泊之中。


在得知梵高割耳的消息后,高更没有回去,直接乘上最近的一列火车逃回巴黎,逃到当时的欧洲人能想象到的最远的地方。


905.jpg

在疯狂后依然逼视自己的梵高展现了少有的黑色幽默





如果你是梵高的邻居


906.jpg

圣雷米修道院


梵高患有精神疾病,但梵高绝不是一个疯子,相反,一直到死他都在绝大多数时候保持着清醒的自我意识。


此时此刻,画画成为了他救赎自己、治愈的唯一工具,成为了他与疾病对抗、从疯狂中解脱的唯一方式。


907.png

梵高在信中的自白


在圣雷米期间,梵高创造出了大量人类历史上的名作,《星空》是其中最著名的一幅。


908.jpg

《星空》,梵高,1889年

现代艺术博物馆,纽约


那星空下的丝柏仿佛是他依然顽强的生命,竭力从黑暗与疯狂中汲取着力量,绝望地向着星空生长着、燃烧着,与宇宙融合成为一体。


一个被所有人抛弃的受难者,此刻在宇宙的尺度上为人类唱出了最温柔的乐章。



所有孤独的人,只要看到这幅画,就会不再孤独:因为孤独不再是可耻的,你也不是一个人。



如果你是梵高的亲人


梵高有一个支持他的亲人:他的弟弟提奥。


弟弟提奥接替了哥哥在巴黎古皮尔画廊中的位置和长子应付的责任,成为了家中的顶梁柱。


提奥与梵高的错位人生


做弟弟难,做梵高的弟弟尤其难。如果要把梵高的书信浓缩成一句话,无疑是:弟弟,快给我打钱吧!


提奥对哥哥的评价


在一封信中,梵高也清醒地承认:“我想我已成了你们的负担。”


在他的画中,他似乎曾为该选择走哪条路而犹豫。但如今,路只剩下了一条。


梵高终于走向了奥维的麦田。


一颗渴望救赎人类的心灵,在短短的一生中不断地燃烧自己,把自己逼进了一个孤独纯粹的世界,最终走进疯狂,走进绝望,走进死亡。



左:《奥维教堂》1890年,法国奥赛博物馆

  右:《麦田群鸦》,1890年,荷兰梵高美术馆


画中的路从两条变成了一条。


1890年7月29日,文森特·梵高因伤口感染死在了从巴黎赶来的提奥怀中,年仅三十七岁。




八个月后,提奥病逝,与他心爱的哥哥葬在一起。在他们的墓碑上,常春藤依然缠绕相连,一如他们生前。







结语


在梵高没有寄出的最后一封信中,他写到:

“我为自己的事业付出了所有,还搭上了一半理智……搭上就搭上吧。你想要做些什么呢?”


这似乎已不是对弟弟提奥的发问,而是对所有人的提问。




梵高牺牲了自己,治愈了全世界。


在“上帝已死”之后,梵高用肉身之躯比肩神明,让艺术家成为了新的上帝。




7月13日

在人民大舞台

和罗依尔走进梵高的世界

一起治愈孤独










Event Tags

Recent Participation

Perhaps you'd be interested in

Question

All Questions

Haven't posted any questions yet, grab a sofa!

Location...(Map Detail)

OrganizersMore

艺家ART+

艺家ART+

艺家艺术商店坐落于上海市中心人民广场商业圈内,地铁步行3分钟 一层有1300平左右的大空间 适合新闻发布会,特卖会,会议,比赛等展开 二层有1600平左右的大空间可备选 商店内有众多国内外优秀设计师和艺术家的衍生产品

WeChat Scan

Share to WeChat→

Event Calendar   Aug
M T W Th F Sat Sun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